推荐资讯

然后狠狠的将心中的那些躁动给压落了下去

发布时间:2018-05-22 13:58 浏览:
心急,浮躁,盲目,会轻易的让一个人送命!
 
    经历过众多事件的风浩很清楚这些情绪会带来的负面影响,所以,处事之时,他都是能够保持沉稳,冷静!
 
    但是,这次一想到焚老被危及到安危,这些负面的情绪却是在他身上全部显现了出来。[((八〈一小<说{网 ])].]
 
    试问,浩天如何能够不生气呢?
 
    “你给我坐下!”
 
    见风浩冷静了下来,浩天才是厉声呵斥道。
 
    若不是想到这小子拥有绝对完美的铸造天赋,换一个人,他绝对一锤子就砸过去了。
 
    “大师,我错了!”
 
    风浩知道自己刚才错的有多么的离谱,虽然此刻他依旧是极为心急,但是,却还是压落了下去。
 
    焚老之危必须解,但是,问题也是要自己有一定的把握下才前去,不然,岂不是将自己也陷进去了?
 
    若是自己出事,那才是真正没有半点希望了……
 
    “哼!”
 
    见他心平气和的认错,浩天心中的怒火才是消退了一些,冷冷的问道,“你可知铸造一途之上,最忌讳的是什么?!”
 
    “心浮气躁。”
 
    风浩低着头,嘴角带着一抹苦笑。
 
    这其实不仅是铸造一途上的忌讳,任何时候,这种情绪一旦产生,都是致命的!
 
    “你还知道!”
 
    浩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也才重新坐了下来。
 
    “大师,我请求你,带我去虚武之主墓府,我必须尽快赶去!”
 
    沉默了许久,风浩抬起头来,眼眸内尽是坚定,对着浩天请求道。
 
    “你……!”
 
    浩天有些气结,不过,见的他眼眸内并没有浮躁的情绪,顿时一怔,眸光微微一凝聚了起来,直直的落在他身上,带着一抹疑惑的神色扫视着。
 
    虽然认识眼前这个小家伙不久,但是,他却是觉得,这小家伙绝对不是一个莽撞之人才对,甚至许多地方都表现的极为老成,为何,此时竟然会如此的失态呢?
 
    “为何?难道是为了那六种极致之力?”
 
    他沉下了心中的怒火,沉声问道。
 
    他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才让的这小家伙如此的心浮气躁。
 
    这种情绪不可涨,必须掐断根源,不然以后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呢!
 
    “大师,我真的必须尽快赶去虚武之主的墓府内,只是原因……并不是因为那六种极致之力的缘故。”
 
    风浩脸上带着浓浓的苦笑,摇了摇头,眸光却依旧是坚定不移,以示决心不改。
 
    “不是因为那六种极致之力?”
 
    浩天也不由的一怔,他还想要问下去,却是见到风浩嘴角那抹浓浓的苦笑,与坚定的眸光,嘴巴张了张,还是没有开口。
 
    他相信了!
 
    只是,若不是为了这六种极致之力,那这小家伙又是为了什么呢?
 
    ‘灵珠’?
 
    这更加不像,因为,他连‘灵珠’的作用也不知道。
 
    突兀的,浩天心中猛然一颤,“你难道……”
 
    “大师,还希望替我保密。”
 
    见他如此,风浩也知道,他已经猜到了一些,便是真挚的恳请道。
 
    他只能选择相信眼前这位铸造大师了!
 
    ‘玄冥天’这种险地,只怕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入其内,他根本想不出自己去哪找一个绝世强者带领自己进去。
 
    柳残烟?
 
    还是算了吧,也许那女人指不定还会拉自己去圣武堂练一连。
 
    所以,也只能寄托在眼前这尊巨人身上了。
 
    毕竟,浩天才是说过,他曾经进入过虚武之主墓府内,这就代表,他有进入‘玄冥天’的能力。
 
    “嘶……”
 
    见风浩竟然保持默认的状态,浩天不由的轻抽了口气,眼眸内一片震惊。
 
    若不是为了那六种极致之力,也不是为了‘灵珠’,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他自己也有些无法相信的理由……
 
    除非,眼前这小家伙是这一代的虚武之主!
 
    虚武之主,可是身具虚无之神的无上体质,这种体质,世间只存其一,除非上一代朽灭,不然绝对不会出现第二人!
 
    不然,焉能称为无上?!
 
    此刻,经过风浩的默认,他心中再是细算一番,竟然现,这时间上……大概是吻合了!
 
    “难怪,竟然拥有如此好的天赋……”
 
    他心中恍然,不过,却还存有疑点。
 
    为何风浩与之前的每一代虚武之主不同拥有的是雷极之体呢?
 
    他有些不明白,不过,每一代的虚武之主,都是深不可测,常人根本无法识破其真实的实力,眼前这小家伙,应该是实力还不足够吧?
 
    “呼……”
 
    许久,浩天才是呼了口气,也是一脸慎重,道,“你放心,我会尽快带你去‘玄冥天’,不过,在这之前,你需要一柄趁手的兵器……再者,这些日子,你多练练‘力诀’,不然,就算去了,也是白搭!”
 
    “多谢大师!”
 
    风浩站起身来,恭敬的朝着眼前这位可敬的长者行礼。
 
    “哼!”
 
    浩天轻哼了一声,此刻,对于风浩那些反常的情况却是有些恍然,站起身来,没好气的说道,“那你还傻站着这里干嘛?赶紧去修炼去!”
 
    说罢,他也是匆匆的走了出去。
 
    显然,应该是去准备铸器需要的材料去了。
 
    “师尊,您可要等着我……”
 
    在他走后,风浩拳头缓缓的拽紧,闭上眼眸,然后狠狠的将心中的那些躁动给压落了下去,才是朝外面走去。
 
    “轰隆隆!……”
 
    外面,瀑布如若银河倒挂在悬崖之上,砸落深潭,周围一片水雾弥漫,在银白色的月光下,这一切显得格外的美丽。
 
    不过,这一切风浩却是没有心情去欣赏。
 
    他来到了深潭边,便是默默的回想着浩天所传的‘力诀’上面记载的要点,站在那里,手臂缓缓的挥动,状若开天,一股股浩瀚的力量如若潮水一般的在他体内周转了起来,每一块肌肉,每一个细胞内,都是响彻出一股如若雷吟般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挥动了起来。
 
    没过多久,他便是沉浸到了这种感觉当中去了,杂念尽抛,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直到第二天浩天赶回来,他依旧还沉浸其中,没有清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