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他停顿了一下望着远处那个模糊的身穿赤红色军装以龟山大人一出手

发布时间:2018-11-13 17:55 浏览:
  答案很简单!
 
    神忍!
 
    面对一个神忍,苏锐又怎么可能怠慢?
 
    在他完成二次突破之后,实力自然是超过了死去的龟岛名寺,只是,他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和真正的神忍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差距!
 
    而且,这个龟山景洪到底迈入神忍境界多少年,达到了怎样的程度,苏锐也不知道!
 
    这或许是除了司徒远空之外,苏锐所面对的最强大的人了!
 
    而且,是敌人!
 
    “你是来为徒弟报仇的吗?”苏锐眯着眼睛冷声说道。
 
    龟山景洪并没有回答,他把手中的武士长刀平平的举了起来,然后缓缓的抽出。
 
    铿然一声金属交鸣,这把武士长刀被取了下来,然后刀鞘便被扔到了一边。
 
    苏锐眯起了眼睛,那刀身之上反射的阳光实在是太过强烈,强烈到让他很难去睁开眼睛了!
 
    伴随着这强烈的光芒,从刀身之上所释放出来的,还有那浓烈到了极点的杀气与血腥气息!
 
    这种气息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是却可以感受的到,就像是赤龙一样,他的拳套之上同样沾染着这这种杀戮之气!只有那些从尸山血海之中走过来的人,才能深切的体会到这一点!
 
    “哪怕你的鲜血流干了,也不可能换回我那个徒弟的性命。”龟山景洪目光之中的怒火骤然间升腾了起来:“我穷尽毕生的时间,只教出来这么一个最让我满意的徒弟,而你,却让他变成了死人!”
 
    说着,他的长刀一挥,一道无比的刀光骤然释放,似乎要把空间给切割开来!
 
    ——————
 
    ps:第二更送上!吼吼!
 
 第1692章 那一刀!
 
    在舰桥的顶部,久洋天骏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笑呵呵的说道:“徒弟死了,龟山景洪终于按捺不住了。”
 
    “是的。”山本太一郎望着此景,并没有多说什么,脸上甚至都没有任何表情的波动。
 
    龟山景洪一出手,难道苏锐还能撑得过去吗?
 
    答案显然是明摆着的。
 
    苏锐的实力就算是再强大,也不可能比得上一名神忍的!
 
    龟山景洪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经打破了壁[][]小说 障,踏入了神忍之境!
 
    这十五年间,他的实力肯定经过了大幅度的提升,绝对远超苏锐。
 
    毕竟,神忍和巅峰上忍之间,虽然只是隔了一道门而已,但是这一道门的距离,就已经是天差地别了。
 
    而龟名寺比龟山景洪要年轻的多,在这个年纪就已经触摸到了神忍壁障,那么他未来所取得的成就肯定也大得多!这么一个天赋型的人物死掉了,身为师父的龟山景洪怎么可能不可惜呢?
 
    甚至,整个东洋武术界都会为此而唉声叹气!
 
    可是,人死不能复生,龟名寺终究因为他自己的选择而付出了代价!
 
    沉默了一下,久洋天骏说道:“山本,其实恭子这孩子,真的不错。”
 
    “哪方面不错?”山本太一郎淡淡的问了一句。
 
    “此次星华号之行,龟名寺和龟山景洪都上船了,我想,他们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应该并不是因为你吧。”久洋天骏说道。
 
    山本太一郎明白,这当然不是因为他的面子,而是山本恭子做出的邀请。
 
    “能够请得动龟山景洪这种几乎从不与人打交道的宗师级人物出山,说明恭子的能力真的很强。”久洋天骏淡淡的笑道:“除了恭子之外,我真的找不到第二个比她更合适继承山本组的人了。”
 
    山本太一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叹气?”见到山本太一郎居然做出了这种反应,饶是久洋天骏已经见惯了大风大浪,此时也觉得有点意外了。
 
    “如果长山还活着就好了。”山本太一郎望着远方,不带任何情绪的说道。
 
    此时,说出这种不带情绪的话来,就是最大的情绪。
 
    长山。
 
    山本长山。
 
    这么多年,这个名字极少会被人提及,似乎已经湮没在了时间的尘埃之中。
 
    而听了这句话,久洋天骏的目光之中竟是也难得的出现了一丝明显的波动,感慨着说了一句:“是啊,不过人死不能复生,更何况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
 
    山本太一郎点了点头,并没有在继续说些什么。
 
    曾经那个有能力能够带领山本组攀向更高山峰的青年,已经死去多时了。
 
    如果山本长山还在的话,会比山本恭子更加适合坐在这个位置之上,而山本太一郎也会想都不想的就把山本组交给他,而根本不会去搞什么群狼战术。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变成了过往,山本太一郎也只能无力的感叹。
 
    只是,能够让冷血无情的山本太一郎都付出了那么多的感慨,说明那个山本长山得有多么的优秀?
 
    …………
 
    山本恭子远远的看着第四层甲板,从她的目光之中似乎看不出来任何的情绪。
 
    “大小姐,龟山神忍出手了,那么一切都没问题了。”一旁的下属说道:“这些神忍也实在是太难请得动了,如果他们愿意早点出手的话,我们也不至于会遇到如今的麻烦了。”
 
    山本恭子并没有说话,一直注视着远方的甲板。
 
    那一名属下还以为她是对龟山景洪不放心,于是说道:“大小姐,您尽管放心好了,我曾经有幸见过神忍出手,在神忍和上忍之间,横着天堑鸿沟,哪怕是一百个上忍围攻一个神忍,神忍也能够轻易取胜,一旦到了神忍的范畴,那么就几乎是达到了人类的极限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望着远处那个模糊的身穿赤红色军装的身影:“所以,龟山大人一出手,阿波罗定然很快便会身首异处!”
 
    “闭嘴。”
 
    山本恭子听到“身首异处”几个字,眉头轻轻地皱了皱,这是她不耐烦时候的表现。
 
    这名属下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惹大小姐不高兴了,于是只能讪讪的闭上嘴巴。
 
    在他并未看见的地方,山本恭子的两个手指轻轻的搓着,这是她在神经紧绷之时的习惯性表现!
 
    …………
 
    第四层的甲板之上。
 
    当龟山景洪骤然劈出那一刀的时候,整个世界似乎都变了颜色!
 
    无论是苏锐,还是战神阿瑞斯,或是狂神赤龙,他们都本能的感觉到这个世界似乎已经暗了下来!
 
    那一刀看起来简简单单,可是却又好像包含着无穷的能量,以及无数的至理。
 
    即便是看不见的空气和空间,此时此刻都好像被那一刀给切割开了!
 
    这就是神忍的一刀,实在是凶险无比!
 
    苏锐本能的往后面退了一步。
相关阅读